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内网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山东省济南市莱钢高级中学 > 文章中心 > 教学科研 > 图书馆 > 正文
【向教师推荐教育经典】之第12期:《我的重点班》
作者:lggz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54    更新时间:2013-8-26         ★★★

《我的重点班》,游森棚著,群言出版社20104月出版

       推荐理由:

       游森棚笔下的重点班,其实是一群智商极高且极有个性的孩子。某种程度上,与其说作者提供了对于重点班的带班经验,不如说他给出了如何与优等生打交道的良方,比如他一眼看出尖子生知识结构的缺陷,他借助歌咏比赛让不太合群的孩子热爱集体,他给予富有个性学生充分的同情与理解。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让这些学生体味到了生活的意义、自我生命的价值感和成就感。可以说,游森棚为所有老师树立了一个榜样,他教会我们如何看待、教育以及成就那些成绩优异但自视甚高、不服管教的好学生,如何与其产生心灵共鸣,携手成长。

       内容简介:

      《我的重点班》是一部关于优等生成长的生命纪实,也是游老师任教于建中树立重点班时的真实故事。作者在本书中回顾了自己任教于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数理资优高中班三年的经历,与这些高材生们相处的点点滴滴。讲述了他如何将一群天资过人的孩子培养成成绩优秀,出类拔萃的毕业生;又是如何处理学生们的种种问题,上网,看漫画,课外活动等。作者将教书与育人并重,指引学生走出懵懂时期的误区与迷惘。

       作者介绍:

       游森棚,曾任教于台湾建中数理重点班,现任高雄大学应用数学系教授,台湾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领队。于建中任教时,创下一个班拿到十几块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奖牌的记录,培养了无数英才,后又数度带领台湾队参加国际大赛取得骄人成绩。除了卓越的教学成就和数学专业上的造诣,他还多才多艺,喜欢阅读、看小说、听音乐,擅长书法、折纸与长跑。

       精彩书摘:

留言板

       陈老师走下讲台叫醒他,这学生醒来,看了看陈老师,翻身再睡。

       陈老师问:“你生病了吗?”那学生蒙着脸,头抬也不抬。

       连问了好几次,学生回话了:“不要吵,我要睡觉。”

       校庆完没几天,一大早陈老师气呼呼地走进办公室。

       “怎么会有这种学生!”

       教书嘛,就是成天和学生相处。人总是有情绪,被学生惹到发怒是常有的事,我也常常这样,同事之间互相宣泄一下就没事了。但是这次是陈老师,我是有点惊讶,印象中从来没看过他动怒。

       陈老师已年过五十,稳重,一丝不苟,长者风范。在我还是学生时,他就已经在这里执教了,虽然没被他教过,但我很尊敬他的。

       在气头上的陈老师将自己的遭遇,一古脑地倾泄而出。

       就在上一节,在他担任班主任的班上上课,一个穿着拖鞋来上课的学生,趴在课桌上呼呼大睡。陈老师走下讲台叫醒他,这学生醒来,看了看陈老师,翻身再睡。

       陈老师问:“你生病了吗?”那学生蒙着脸,头抬也不抬。

       连问了好几次,学生回话了:“不要吵,我要睡觉。”

       全班哗然,陈老师怒不可遏,怒话脱口而出:“给我站起来!”

       没错,学生是站了起来。然后,踏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出教室。

       全班呆住了。

       陈老师吼着:“回来!”刚好下课钟响,学生头回也不回,扬长而去。

       听着听着,我也同仇敌忾。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学生未免太大牌了,还是班主任的课,这有没有太夸张一点。

       陈老师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按校规来,忤逆师长记大过。

       这个班我也有教。我问,是哪个学生大牌成这样?

       是介乔。

       这下子我是真的惊呆了,怎么可能?我很喜欢这个孩子的,眼睛总是睁得很大,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上课很爱问问题,很听话,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麻烦。怎么一回事?当介乔母亲来到学校,我才慢慢知道这孩子的心情。

       介乔的父亲已经不在了,叛逆期的年轻人都希望有一个成长榜样,也都喜欢“作怪”来证明自己的存在。陈老师语调不慷慨,也不激昂,加上任教副科,本来就难吸引学生。介乔几次月考都不顺利,心中的挫折和郁闷无处发泄,于是选择了陈老师当发泄对象。

       意外的是,我上课的热闹风格成为陈老师“温火慢炖”的对照。而导火线竟然是校庆时我班上进场的八家将——这完全证明了陈老师的古板与不知变通。

       因此,很糟糕的是,一下子我不知道怎么面对陈老师。由于自己的风格造成别人的困扰,我觉得该跟陈老师道歉,但是完全不知从何说起,这心情困扰了我许久。

       我私下找了介乔来谈。我只能跟他说,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原则与做法,这就是这个学校引以为傲的自由校风。我们要学习享受和欣赏每一种风格,这就是成长。

       介乔点点头。

       陈老师毕竟还是为学生着想,没有记介乔任何过。这件事这样结束,之后相安无事,再也没有擦枪走火。

       过了一年,升上高二,班级拆散,重新洗牌,介乔已经不在我任教的班了。再一年后,陈老师退休了。我还是没有跟他提起介乔的事,我只能说服自己,也许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胡思乱想。

       离开建中好几年后,我才辗转听说介乔当初根本没升上二年级——几乎全部的科目都不及格。留级后整个人泡在社团,后来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我问了几个同学,到底留级到哪一班去了,没人知道。这个学校太习惯向前看,落在后面的太容易被遗忘,甚至介乔到底后来有没有毕业,都没人知道,这学生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我大惊,心里很不好受,不管如何,我毕竟曾经影响过他、关心过他。他真的很聪明,怎么会搞成这样呢?如果当初我再多花点力气,结果会不会不同?但问题是,每一个学生都是老师不可承受的重量。每个老师每一年都要面对当下的上百个学生,在瞬息万变的换班中,很快就无暇他顾。

       就这样,介乔成为我心中的一个小遗憾。

       但就在去年三月,我在BBS的留言板上收到了一封信。

老师:

       老师大概已经记不得我了,我是以前的学生介乔。

       还记得常挨老师的骂……当初的我实在很不长进,把社团当做逃避学业挫折的借口,还沾沾自喜,不知天高地厚。读了一年搞出一堆乌龙以后念不下去,只得离开学校,到社会上闯荡,经营一家网吧,过着靡烂的生活。

       建中,曾几何时竟只成为一个故事。不知不觉就这样二十岁了,我终于真正地开始思索自己的前途。

       渐渐地,老师当初说过的话一一浮现:

       “建中每年每班会有一两个是连大学都考不上的。”

       “分数不代表什么,可是它决定你的未来。”

       于是我硬着头皮赶在截止日前的最后一刻报名了学测,也从那天开始慢慢地再重新接触一些学业上的东西,没念过高二,一年级学的东西也多半很零散,连老师的数学笔记讲义都不知跑到哪去了。

       其实一开始满挫折的,但三不五时来到老师的留言板上看文章,给了我好多激励。

       虽然这么多优秀的同学,得胜的名单中却没一个是我,我也想跟这些同学一样,所以打从心底把他们当成榜样学习。

       两三个月的时间真的不够,今天学测考完,对照前两年的级分对照表,大概是六十五至七十分左右,英语可能连达标都没有。

       以老师的标准来讲,这个成绩真的是很糟糕。只是不争气的我却为这个成绩感动不已,我终于重新觉得我还有救!

       因为没有高中文凭,我得参加三月十二日的自学进修高中学历鉴定考试,然后再挑战指考。学测等于没有用处,但其实感觉很像进高中的第一次会考一般。

       “考信心!”老师当年是这样说的。

       一直以来都在这个板上看文章,却始终没有勇气写个文章或是向老师说声谢谢。

       一个好的老师不只在课堂上教授学生知识,影响的更是学生一辈子!

       方向走对了就不用怕路程颠簸,两年多来我终于敢在这个留言板上留言了。

       剩下的几个月,还有往后我也一定会更加更加的努力。

       我要在这边大声说出对老师的感激:老师谢谢你!我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介乔敬上               


 

       这封信看得我热泪盈眶。

       本文摘自《我的重点班》。

       精彩书评:

一部台湾高中生成长的生命纪实

       要给孩子一个环境,但环境不是设备;要给孩子一个目标,但目标不要变成压力;要给孩子一份期许,但期许不等于分数。游森棚先生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

       游森棚先生曾任教于台湾建中数理重点班,他根据执教经历创作的《我的重点班》,既像小说,亦像散文,更像一部台湾高中生成长的生命纪实。利用暑假忙里偷闲,我细嚼慢咽了两遍,深有相识恨晚之感。

       海峡两岸有太多的相似与不同,在中学教育上尤其体现得淋漓尽致。

       建中是岛内的重点校,重点校内也有重点班,重点校对学生也是择优录取。高一新生入学第一天就进行数学摸底考试。这与大陆重点校的做法差不多。两岸的学生家长对孩子都寄予殷切期望,都想让孩子上一所重点校。只是台湾的家长对小孩择校的要求似乎没有大陆家长那样迫切。

       两岸的班级都开家长会。大陆的家长会,主要由班主任唱独角戏。家长会一般开成了成绩通报会、收费通知会、告状会。台湾的家长会,由家长自己开,家长会有自己的主席、记录员。而班主任仅是旁听,适时给点建议或意见。唱主角的是家长,班主任仅是一个观众。

       大陆搞了十几年的素质教育,有的学校将不给学生留作业标榜成是一种教育创新而大做文章。而游老师留给学生的是“惩罚”性的作业:每周必须写满两页纸的周记,只能多,不能少。学生从开始的反感到后来的欲罢不能,每周写几页的周记,每一篇都是师生之间的心情分享。除此之外,3年下来,学生的写作水平在无形中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大陆提倡“一切为了学生”的教育理念,学校对学生多了宽容,学生缺失了对老师的尊敬与爱戴。在台湾,学生可以调皮,可以恶作剧,但决不能对老师不敬。只要有不尊重老师的行为发生,学校可以给学生记大过处分。只要学生有了不良记录,他日后的升学与就业都将受到影响。在对待学生的品行要求上,台湾更彰显了中华古文明的儒雅之风。

       台湾男生像绅士,女生像淑女。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教育理想。台湾建中是男校,每年高一下学期,建中要与中山女中交换若干名学生到对方学校体验生活。因为建中游老师带的是竞赛班,数学进度比中山女中快了一个多月。临上课前,游老师才意识到这个问题。面对中山女中的7名女生,第一堂数学课,游老师走进教室,在黑板上写下“第二章、三角函数”。

       一个多月前讲过的内容。班上学生居然可以不露声色,也跟着抄笔记,也积极举手回答问题。那是一种风度,一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问题、能对他人包容和理解的绅士风度。不难想象,若出现在大陆的教室,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有一个长得像毕加索的男生,绰号A加索,会讲高级的有色笑话,并且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毕业前夕,他承诺给游老师送一幅字当毕业礼物。然而,快10年了,游老师没收到那幅字。游老师以为那个学生将这件事忘记了。而学生答,没有忘记,只是写了几次都不满意,不好意思送,所以才拖着。游老师对A加索说,你要记得还欠老师一幅字啊。

       不要以为游老师太贪,向学生索贿。他这是给学生鼓励与鞭策,正是有了游老师的“作业”要交差,才给了A加索发奋练笔的动力。

       要给孩子一个环境,但环境不是设备;要给孩子一个目标,但目标不要变成压力;要给孩子一份期许,但期许不等于分数。游森棚先生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湖北省黄石市第七中学 冯韦光)

       (本文原载地址链接:http://www.jyb.cn/book/jssf/201008/t20100826_384221.html




 


 

 

文章录入:经济管理系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山东省济南市莱钢高级中学 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莱钢钢都大街 邮编:271104 网址:http://www.laiganggaozhong.com 学校电话(总机):0634-6821542
    鲁ICP备08107064号 (建议采用1024*768)